生活雜感
專班研究方法─訪談系列報告(三)
組員 :林玉庭 呂威璋 姚永錩 羅元良 張進勇 沈啟明 伍柏賢 林士修
林芬慧教授 指導
人物簡介:
林信惠老師,為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工業工程博士。其專長領域為:企業電腦化、資訊系統專案管理、決策分析、軟體專案管理、軟體品質及可靠度、模糊決策等。自1987年於中山大學資訊管理系任教,並於1991年到1995年擔任資訊管理系系主任,於1998年到2000年擔任管理學院副院長、EMBA負責人,同時也是資訊管理系的專任教授。除了在中山大學的教職之外,老師同時也是:中華民國資訊管理學會理事、監事、中華民國管理科學學會高雄分會理事、高雄市政府研究考核委員會委員、資訊工業策進會及多家民營企業顧問。經由以上簡短的介紹,我們除了知道老師研究範圍相當的廣,同時也與業界有相當多的接觸。


Q:『碩士專班』要用甚麼樣的心態來學習;有些人為了文憑,有些人是來學校想多認識一些同業的運作模式等等,林老師能否給我們提供一些建議?

A:先說明我的想法不見得每一個人都同意;簡單來講,到這裡的人,目的是多元的,基本上是為了學習,也可能是來這裡多交些朋友。他覺得甚麼東西最有價值:有些人認為是同學,有些人認為是操控這個環境,有些人認為呼吸一點互相的空氣他就滿意了,有些人認為文憑重要,好像沒有文憑就壓不住人,原因非常非常多種。不過依我觀察,EMBA就不太一樣,他們有Group的觀念即圈圈的觀念,彼此會相約參加EMBA班;他們不只是為了追求學問或為了學習,原因有很多。有幾個我認為是比較關鍵的:第一個是社會的變動太快速,讓他們感受到非常大的壓力;他跟年輕的,跟他的子女之間有溝通的障礙,年輕人講的一些名詞根本聽不懂,不好意思問,也不曉得去那裡問,他不見得同意這些人的看法,可是他們都能講出一套說詞,好像沒辦法去反駁,因為他不懂。他覺得有一些經驗,知道怎麼做,可是沒有一個完整有系統的思路,一方面碰到的問題非常的複雜,好像每天都在救火一樣,使他覺得應該需要有系統性的、架構性的思路,這個是另一個蠻重要的因素。還有一個因素跟家庭有關的,就是希望當兒女及員工的榜樣,後來的人其實是基本上對自我期許比較高,有的學生告訴我他的子女看他念書那麼辛苦,對子女都不用罵也不用講,自然功課就愈來愈好。


Q1:中山大學也有EMBA(高階領導人管理碩士班)課程,其招生策略、進修的理念跟作法與其他學校不同之處?

A:E是EXECTIVE高階主管的意思,所謂高階主管看人家怎麼定義,小公司的高階主管或是甚麼的;基本上有幾個特性,年紀比較大,職位高,決策影響力大,或許他的集合性沒那麼高,可是因為企業規模的關係或者企業本身的特性,比如說對於我們社會或產業的發展有關鍵性的影響,這一種我們就會考量。當時在規劃EMBA的時候,就參考非常多國外的作法,但國內有國內的環境,這當中怎樣去調適或怎樣去模索以最適合我們國內環境的EMBA。它是所謂的『專班』,這個班級進來的學生,所有的人都修同樣的課,一起進來一起畢業,修的課程完全一樣,這種作法比較扁平。因為學員都非常高階的,你叫他去修資訊管理、去修財務,對他來說可能都太專了,MBA就是要廣,他需要的是更高層次的,像策略面、財務的、行銷、人力資源、資訊的概念,未來高科技產業的需求,也通通要懂,若一半的時間把他限制在某一個TYPE太專門的領域的話,這跟MBA的精神是不一致的。我們來看看EMBA訓練的目的在哪裡?根據國外的調查及學生的問卷,專業知識並不EMBA的首要目的,比較重要的反而是交朋友、培養人際關係或完成個人的心願等等。


Q:目前企管開的課,已經開放給資管的人來選課,能不能請老師建議一下,這些修MIS的人,有那些企管的課可以去修?

A:可以建議各位的是,要選這個課的時候,思考自已可能5至10年後自己在那一個位置、會碰到那些問題,你自己先做準備。還有一個好處就是,修那些課的時候,比較能夠感受那個位階的人通常在講甚麼,或看到什麼問題:比如說人與人的問題。各位在個別的專業領域工作,可能不會覺得人跟人之間有甚麼問題,但是高階經理人都是在處理人的問題。你若是在資訊專業部門,可能那些都不是你的問題,當然有些可能會,可是你不會牽扯到『我要把你FIRE掉』、『我要怎麼讓你走路』這類的問題吧!可是這類問題,在上位時要去處理啊!很棘手是不是,你叫他走,他會不會告公司,或威脅你啊!或有其他後遺症等等。你從非常專業技術到所謂的一般管理,會碰到的都是一樣。


Q:前幾年資訊科技及網路的發展使得資訊管理的人員供不應求,也因此很多的大學院校相繼設立資訊管理的招生。但以目前世界經濟發展的現況尤其是網路泡沫的現象,資訊管理科系的學生在畢業後是否會面臨工作難找的問題?

A:這個問題其實是會不會造成供過於求的問題。我認為不會有供過於求的問題,而是供需失調的問題。目前社會上網路的人才一樣很缺。資管教育的問題是我們培養了很多拿資管文憑的學生,可是出去之後沒辦法符合企業的需要。所以資管的學生如果覺得在畢業之後會有競爭的壓力,就應該在專業上好好的下功夫,以免畢業後根本不敢找資管的工作。


Q:資訊管理的人員在技術上好像比不上資訊工程人員,在管理上好像比不上企業管理人員,請問林教授您認為企業裡資訊管理的主管應該把重心放在管理上或技術上?

A:從實證的研究來看,既然是管理者,不管是R&D、Marketing等等,他們所面臨的問題都是大同小異,所不同的是個人的背景。也就是說資訊部門的主管,必須要有資訊管理的專業知識,才能帶領一群人,因此他們的本質還是在管理。所以資訊管理的學生除了修讀有關MIS相關的技術外,也應該多修讀企管相關的課程。


Q:學校教育出來的學生,往往不能學以致用,也就是說學資訊管理的學生,畢業之
後並不是從事資訊管理的工作,不知林教授對這種現象的看法如何?另方面學校課程應該如何安排才能真正符合企業的需要?

A:這個問題可從幾個角度來看。第一可從課程的設計或課程的內容來看,因為我們是管理學院,所以所學的必須要能為企業所用。第二是教育理念的問題。學校到底該教些什麼?如果教得太實務,就無法普遍,也就是說適合你的並不一定適合他人。但是如果將問題抽象化後,有講跟沒講好像差別不大,所以如何安排很重要。


Q:在學習成為一個管理者的過程中,林教授您是如何篩選資訊?也就是說您如何判斷哪些資訊是您要的?哪些資訊是您不需要的?

A:管理最重要的是實踐,也就是說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做了之後就會碰上問題,碰上問題就要知道如何解決。大部份的人都是用經驗在解決問題。管理是一門科學,有科學的理論存在;我會根據規劃、控制、回饋的機制來解決問題。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會遇到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不知道就要虛心學習,請教最懂的人或閱讀在這領域最具代表性的書或雜誌。
以我而言,因為教書是我的工作,當我碰上問題時,我會從理論去找答案,我會思考在這問題背後會有哪些理論存在。其實理論與實務有時容易讓人誤解,「理論」是對事情的觀察,然後歸納出來,再經過不斷的修正再抽象化。所以理論是從實務來的,不是憑空而來的。理論其實很有用,當我在當主管時會碰上很多管理的問題、聘人、預算編列等等,所以我開始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我開始閱讀相關的書籍,例如心理學等等。像現在休假很好,我可以看多方面的書籍,社會學、心理學等等,因為唯有這樣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Q:專班的學生也面臨到要找指導教授,老師是不是可以給一些意見,跟指導教授的一些互動,應該要用什麼樣的方式,是要生活化還是學術化,是要什麼樣相處才會比較好?

A:我覺得自然就好。當然在我們的文化堶惘陷L師重道的這種傳統,「自然就好了」的意思是說,在這個尊師重道有時候好像是一種表面,可是事實上我不見得認同,這不僅是你們跟老師系所之間的關係,一樣我們跟政府官員之間也是。比如說今天市長來了,我們當然會跟他問好,這是一種尊重,但是市政做的不好,我一樣要講,就是用很自然的。比較不好的就是說表面上尊重,可是私底下並不這麼認為。所以我說自然就是說大家可以是朋友,覺得有話可以講就講,只要是基於善意的。系上的老師也都是非常open的,樂於與學生作經驗交流和分享。



回電子報首頁

國立中山大學資管系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1 Department of Information Management, NSYSU.
歡迎轉載 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註明出處